溪谷望城山

军训在今天开始了,当领导在上面高谈阔论时,我不经意的看向田径场外的那条路,铺天盖地的蝉叫声让我再次回想起前天夜晚的事情。同样这条路,不长,据说走路时聊天路程会变得更短,但是我却没有感觉到,甚至我和姐姐走这条道路时我感觉比登天还远,因为我不喜欢这个城市这个大学我不喜欢这儿的一切,但是既然没有选择不如放手一搏,我姐虽然不能向我娓娓道来如何将生活带了的柠檬般的酸楚酿成柠檬汽水般的甘甜,但是她简朴的话语也感人至深。是的我又想家了,我想我家人,家里的一切,但我不能辜负。原本在太阳炙烤下的我应该汗如雨下,但是我并没有,我又抬头,光晃的我睁不开眼,汗水或许流入了眼睛,我并没有让它流下来,因为会过去的。这儿的月光也很明亮,但是我想借用柒叁的流浪来结尾:千灯万盏,我只有一轮月亮。相似的天空,不熟悉的一切。